清华总裁研修班校友山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乔忠延“荷塘冬景” 
最新报名:
3分钟前,黑龙江哈尔滨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加入清华大学房地产总裁班,2小时前,河北石家庄某文化传播公司3名高管加入清华企业管理创新总裁班,2小时前,河南郑州某置业公司总经理加入房地产清华总裁班,5小时前,内蒙古呼和浩特某乳业公司总经理加入清华大学工商管理EMBA总裁班,6小时前,上海某金融证券公司1名高管加入工商管理总裁班,11小时前,山西太原某航天飞机制造企业2名高管加入工商管理EMBA总裁班
商学院banner图
清华总裁研修班校友山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乔忠延“荷塘冬景”
发布时间:2019-12-23 16:43:26


乔忠延:山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

赶到荷塘边时,日光已无法直射在水面,就要与白昼作别的夕阳只能从树叶的缝隙间透出泛红的光斑。水面也就不再是纯粹的清澈,像是化了些胭脂,浅淡的红适宜出绝代美人的颜脸。淡红没有影响水色的明净,我挨近塘边就有一个清瘦的身躯映现出来。一丝不易察觉的清风掠过,我的倩影微微作舞,似乎洗涤了时下的苍老,焕然出十年前,或者更早一些的体态。多好的一塘碧水呀,很自然就与朱自清的名字融合起来。自清,自然而然的清澈,清澈出一面阔大无比的明镜。


这就是我鉴赏到的清华荷塘。因为仰慕朱自清的名篇《荷塘月色》,不少萦怀梦想的雅士,来到京城都会追逐到清华园里;不少来到清华园的雅士,都会追逐到荷塘边来。哪怕没有月色相伴,也想在塘畔陶冶一下,企盼心域变得像文章中的景色那般美妙。


美,确实美。自从初中课堂上学过《荷塘月色》,那种美便犹如山泉般潺潺流进我的血脉,滋养着我的身心。舞女裙一般的莲叶间,零星点缀着袅娜而羞涩的白花,已美得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粉饰”了。然而,这仅是美的开端,后面的美紧跟着上扬,那花朵“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”。初次读到此,以为这就美到了极致,哪知美刚刚生发,先生铺开静态美,激溅动态美,“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”。


缕缕清香化作渺茫的歌声,真不知道先生是得到哪位圣贤的启迪,若不然如何会有这般神人共羡的灵韵。美还在升华,还在蔓延,蔓延出纸面,蔓延进无数中华学子的心田。说句绝对话,凡是读过初中的学子,哪位没有受过这美景的洇染,这灵韵的沐浴?自此,那月光辉映的荷塘走进无数国人的梦境,岁月渐渐深去,时光却丝毫没能漫漶荷塘的光色。


不知从何时起,我居然琢磨开了这朱自清笔墨造就的荷塘,甚而以无知的清浅猜度大家的能量。痴想1925年朱自清从江南家乡辗转北上,一路风尘虽然瘦弱了他的肌肤,却丝毫没能减损他脉流里的水土积淀,鲜活的明证就是这名扬遐迩的荷塘。我甚至妄加猜测,倘要是同样的风光流泻在老舍的笔端,断然不会出现荷塘月色,可能会是荷湖月色,抑或是荷海月色。之所以这般猜想,是在京城我只与北海、中海、南海、前海、后海、刹什海照过面,只与太平湖、昆明湖、未名湖、龙潭湖照过面,而没有邂逅过一个水塘。


在朱自清下笔的年代,我居住的北国小城临汾也有不大的水面,一个缺少花草的称作海子,一个荷花盛开的称作莲花池,没有一个以塘为名的。水塘似乎压根就不是北方的名称,而是江南的专利。或许这不是妄言,君不见朱熹写过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”?君不见毛泽东写过“独坐池塘如虎踞,绿荫树下养精神”?那里的水面都以池塘相称。朱自清将这习俗带到了北方,带进了清华,笔尖轻轻一点,荷塘跃然面世。自此荷塘不胫而走,倘若现今有人硬将荷塘还原为荷湖、荷海,不被讥笑那是他人具有君子般的胸怀。谁会想到笔墨竟有如此大的威力,能够改写风习,能够穿越岁月。


是日我站在荷塘边时,没能领略朱自清笔下的荷塘风采。别说如珍珠,如繁星,羞涩而密集的荷花,就连那亭亭如美人裙的荷叶也被渐行渐远的秋光收藏进往昔。呈现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塘残荷,残败出荷尽已无擎雨盖的衰景。自然这衰景再无美色可观,再无美感可言。若是硬要我写篇命题作文,依照“道人善,即是善”祖训,我只能兴叹,荷叶、荷花虽败犹荣,荣在没有违拗时序,而是顺应季候,当枯则枯,当荣则荣。春来即小荷才露尖尖角,夏至则接天莲叶无穷碧,秋临则映日荷花别样红,冬寒则将莲藕深潜在淤泥之中,蓄蕴能量,等待和风温煦的时节到来,再像先辈那样出淤泥而不染。


或许是凉风扑面的缘故,我忽然想起《荷塘月色》开篇“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”的句子。朱自清有何心事?为何颇不宁静?他落笔的那个年头波诡云谲,从南海登陆的台风扑进燕京,总带着恼人的血腥;他落笔的那个七月,紧随六月而来,可这六月更是烦人,清华园里陨落了一位巨星,王国维在昆明湖沉溺了他的生命。王国维与朱自清比邻居住,曾经为他写下绝句《蓼园》二首:“酒为春寒潋滟斟,昔年宾客昔园林。马行镫火寻常事,触忤东坡感旧心。”“清欢一夕付东流,投老谁能遣百忧。记得前年披画读,风镫过眼雪盈头。”一位几乎天天照面、相见知无不言的同仁,突然间就与他人天两隔,只留下“五十之年,只欠一死。


经此世变,义无再辱”的寥寥数语,如何不刺疼朱自清的心肝?我猜想他那不宁静的心事极可能与此有关。这样猜度的不是我一人,还有他人,甚或有人以此责备朱自清,为何众生悲伤,你竟然还有心思书写美文,岂不是在粉饰纷乱的尘世?我不这样看待,倒觉得这是一位智者彻悟人生、练达世情后应有的举止。触景生情,触景生美,用自然之美,天籁之美,洗涤心域,汰滤污垢,使骚闹的心态恢复宁静,然后从容笑对滚滚红尘,这境界对于当今处在物欲挟持中的世人,更显得弥足珍贵。


自然我的这种感慨只是一家之言,但是,这感言也不算主观臆断,是品味朱自清人生后的一点领悟。1948年,饱受胃病折磨的朱自清,还面临着无法饱腹的饥馑折磨。他每月的薪水仅仅能买三袋面粉,哪能填满全家12口人的肚子?倘要是接受美国扶日政策,就可以领取所谓的救助粮。饱腹不说,省下钱也能疗治胃病。然而,朱自清毅然签名拒领,慨然道:“宁可贫病而死,也不接受这种侮辱性的施舍。”不多时,他真在贫困交加中走到了生命的终点。由这颇具风骨的大义之举往前推断,他用自然的美好风光,淘洗烦躁,净化心胸,绝不是掩饰是非,麻醉灵魂。而是用月色中荷叶、荷花的美韵,抚慰自我,升华自我,为未来操守更加分明的志向,更加纯净的生命,注入最需要的活色。


又是一阵凉风,不,称凉风已不准确,风中裹挟着寒意,蓦然想起早就是深秋了。我怕感风寒,只得转身离开。离开了却还沉浸在对荷塘的缱绻之中,就想记下这深秋的情思。等到要敲击时,翻看日历,那天竟是立冬,而且立冬的时分还是凌晨,只能写下《荷塘冬景》。

版权申明:以上课程知识产权归属主办单位,清华大学总裁研修班仅提供信息展示,而非商业行为 ICP备11007365号

免责声明:清华总裁培训班网部分内容摘自网络,如有侵害您的权益,请联系管理员删除

Copyrights © 2007-2019 WWW.PXMBA.ORG All rights reserved